“海丰农场”围垦造田侧记

发布日期:2018-07-13 信息来源:字号:[]

  

张绍力

 

1975年,盐城大丰境内黄海之滨建设“海丰农场”的境头恍若眼前:一望无垠的荒滩草地,四顾茫茫,荒无人烟,狂风裹挟腥燥气息横行无忌,芦苇、杂草肆意丛生,麂子、牙獐、獾子、野鸡、野鸭等飞禽走兽自由出没的天然乐园。盐城地区与上海市调集的8万名建设大军从四面八方云集在这荒无人烟的黄海滩头,人声鼎沸,气吞山河,沉睡的荒滩草地终于唤醒,生机勃勃,气象万千!

1975年,“农业学大寨”运动遍及神州大地,“备战备荒为人民”象助推器将农业生产不断推向新的高潮。在这紧要的历史关头,盐城地区与上海市共同吹响了向“海滩围垦造田”的进军号角,规划在黄海之滨筑起一道钢铁堡垒,让滩涂贡献出25万亩良田(当年号称30万亩)。为上海市建设新的粮油棉供应基地、新的工农业生产基地。更为主要的是,为上海知识青年开辟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上海、松江等10县曾经是江苏省管辖的区域,后来区划独立,故而,苏沪关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1950年,上海刚解放,首任市长陈毅亲自批准,在苏中台北县(今盐城大丰)黄海之滨四岔河周围划拨20万亩国有荒田新建上海农场,将旧上海留下的国民党特务、社会渣滓等不法之徒统统集中收押进行教育改造,为巩固红色政权、发展上海经济发挥了巨大的历史作用。60年代,劳改任务完成后即转为知青农场。

197510月,盐城地区革委会紧急组建“江苏省盐城地区革命委员会大丰海滩围垦工程指挥部”,地委副书记杨明亲任指挥(市管县后,盐城市首任市委书记),同时,从全区商粮供等系统抽调精兵强将,工程技术由地区治淮指挥部全权负责。在那个政治信仰决定一切的年代,人们思想纯洁、组织观念极强,开工命令一经下达,指挥部全体人员即刻冒着严寒进驻工地。“上海市海丰围垦指挥部”同时成立,指挥蒋彪,28岁,一个靠造反起家的青年人,挂名负责,遥控指挥。常驻现场的常务副指挥李寿春,曾经担任过上海市某区委书记,一位刚从“牛棚”里“解放出来”的“老资格”。数十年战斗生涯养成的扎实作风,艰苦朴素,安于清贫,始终坚守在“海滩围垦第一线”,与一线工人同甘共苦。

上海农场紧急调剂两排砖瓦平房给盐城地区指挥部临时办公。指挥部又因陋就简搭建了330间芦席草棚,未待就绪指挥部人员即迫不及待进入现场,全面开展工作。工程总体任务:开挖800万立方米土方、构筑长达70里新海堤、工期65个晴天。指挥部工程技术人员分工明确,责任到人,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每天清晨,冒着严寒,顶着寒风,沿着坑坑洼洼的工地徒步50多里,督促检查施工情况。伴随民工们一起收工,一起顶黑回到指挥部驻地。工地条件极其艰苦,简易工棚虽然摇摇晃晃,可始终屹立在肆虐的寒风和狂烈的暴雨中,岿然不动。夜间犹显狂烈,砭骨的寒风直接钻进我们的工棚内、被窝里,我们就戴着棉帽捂紧头部、或者用围巾、绳索扎紧被头,照样安然入睡。切实体验了“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的大无畏乐观精神,树立了“人定胜天”的坚定信念!

1975年冬天,盐城地区“大丰海滩围垦工程”与“新洋港整治一期工程”同期开工,近20万治水大军兵分两路,分头出击。“大丰海滩围垦工程”从大丰、东台、建湖等3县抽调7万围垦大军(临近春节达到8万人),从四面八方浩浩荡荡开赴黄海滩涂。

“海滩围垦工程”的建设管理模式依照大型水利工程的一贯做法,实行军事化管理。县级为工程团、公社为营、大队为连、生产队为排,机构严密,纪律严明。每营约2000人、连100人、排30人组成。征调民工标准虽不如部队征兵那样严格,但是,必须按照“政治思想好,劳动态度好,身体强壮,能打硬仗”的“精工”标准征调民工。各大队、生产队严格按照“自报互评,群众推荐,目测体检,支部审批”的程序,层层把关,严格挑选。“民工”们在工地不拿分文报酬,属于政府组织的“义务工”性质。在那个一切按计划办事的年代,每个营部皆设立“两站一室”,即农机具维修站、副食品日用品供应站、赤脚医生门诊室等。各县工程团均设立“团部医院”。于是,出现了“妻子支持丈夫,父母支持儿子,兄弟争相围垦”的报名热潮。这种不计报酬、不讲名利、无私奉献的精神惊天地,泣鬼神!

每年10月下旬到11月初,是“台风、暴雨、海潮”联袂横行黄海滩头的季节,也正是农村逐步进入农闲,便于大规模组织农村劳动力进行大型土方工程施工的最佳季节。3万打前站的民工刚到工地,立足未稳,“风暴潮”如约而至,天上、地上、海上气势汹汹,立体合围。自24日到27日,暴雨如注,连绵不断,海潮翻卷着浑浊的恶浪,前赴后继拍向滩面。顷刻之间,滩面积水达1米多深,床铺打漂,柴草湿透。狂烈的暴风肆无忌惮,将刚刚搭建的工棚连根拔起。霎间,3万大军陷入了“遍地是水没水吃,遍地是草没草烧,遍地是路没路走”的汪洋泽国。十万火急讯息接踵而至,工地指挥部向地委、大丰县委紧急求援。地委动员全市紧急调集救援物资。东台、建湖县政府紧急调运了1600多斤鲜生姜补充体温外别无良策。大丰县委紧急命令饮服公司,组织所有熟食店突击加工赶制十万只烧饼、京江齐,以及炒面等干粮,紧急送往工地,救3万民工生命于倒悬!淡水井尚未开凿成功,远水解不得近渴。于是,出现了“有限的淡水传递无限的情谊”,一把炒面一口雪,吃着烧饼、京江齐,一碗水在多少人手中轮流传着喝。再现当年抗美援朝时期“上甘岭战斗”的场景。民工们硬是凭着“学习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40周年的文章”,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艰难困苦!

为了鼓舞士气,各县工程团相继召开誓师大会,地委、县委领导同志亲自到工程现场作动员报告,干部、民工代表先后上台献忠心、表决心,士气高涨,斗志昂扬。那个年代,宣传发动完全依靠“政治思想工作”,没有金钱和物质等奖励措施。民工们居住的工棚均建在老海堤内,到海滩施工现场距离有1530里。每日凌晨3时许,民工们头顶星星起床,草草用餐,探黑出工,走在前面的民工常常需手提马灯引路,连走代跑地步行1个半钟头方能抵达施工现场。民工们不约而同地在腰间系根草绳,犹如军人腰间的武装带,虽服装各异,阵容同样壮观。别小看这腰间短短一根绳,扎上它既能保持体温,干起活来手脚利索,干劲倍增。民工们你追我赶,你呼我应,劳动号子此起彼伏,热火朝天。中饭由炊事员送到工地,就地用餐,节省了往返吃饭的时间,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益。夜幕笼罩,光线暗淡方才收工,每天劳作时间达15个小时左右。尽管如此,没有一人叫苦。

在“海丰农场”围垦期间,上海市指挥部认真做好围垦工程的后勤保障工作。上海技术人员、工人老大哥,以及农场知青们,屡屡伸出热情的双手,为民工兄弟们排忧解难。上海的工人老大哥顶风冒雪抢运打井器材,日夜不停钻凿淡水井。冰天雪地,漫滩烂淤,运输凿井器材的卡车、拖拉机陷入泥潭,无法动弹。无私无畏的民工兄弟们总能在关键时刻伸出热情有力的双手,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协助5000多名知青,用肩扛、用手抬、用棒撬,硬将1万多根,每根重达150200公斤水泥井管,在漫滩烂淤中连抬带拖运行2030里路,直接运到凿井现场。赶在既定时间内,凿成5口淡水井,铺设了80多里长输水管道。及时解决了7万民工们的饮用水问题。同时,架设了80多里长的万伏供电线路,为民工生活提供方便。此外,上海市还从各大医院抽调具有丰富医疗经验的医生,先后组成三支医疗小分队,轮流赶赴黄海滩头,深入工地、工棚送医、送药,及时有效地解决了病伤民工们的病患疾苦。同时还多次组织“毛泽东思想文艺演出小分队”来到围垦工地慰问演出,活跃工地气氛,激发革命激情。上海的工程、医疗技术人员谦虚谨慎,服务周到。总是谦虚地声称到工地向贫下中农学习、向民工同志们学习!他们为能够到“大丰海滩围垦造田”工地提供服务,感到机会难得,都认为是一次改造世界观的极好机会!

“海丰农场”建设工程断断续续长达8年时间,先后共动员民工达15.8万人,开挖土方1570万立方米。继而于1977年冬,由盐城、建湖、射阳、大丰等4个县出动民工5.8万人疏浚四卯酉河,开挖土方600万立方米,并在四卯酉河入黄海出口处新建四卯酉闸,完善了海丰农场的安全防洪排涝体系。1982年冬,大丰、建湖两县出动3万民工维修加固围垦海堤,开挖土方170万立方米。至此,“海丰农场”圆满建成,旱涝保守,固若金汤。这种不计报酬、不提条件的地域友谊无法用价值衡量,全局观念、革命情谊比天高、比海深!

“海丰农场”早已成为上海大都市远在黄海之滨的一块飞地,尤其在那个特殊的紧要时刻先后接受安置了9万多名上海知青!这是盐城人民与上海人民,在那个“农业学大寨”年代共同谱写的时代乐章,共同创造的人间奇迹!上海农场、海丰农场、川东农场占地面积为307平方公里,占上海市总面积的二十分之一。按照国家关于《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和《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两大规划的战略要求,具有极强的战略性、指导性。“以沿海策应上海,以上海提升沿海”的深远谋略,定能将海滨产业发展与城市经济发展有机地结合起来,不断加快长三角一体化建设进程,使黄海之滨飞地的土地、区位、环境、资源优势更加日益凸显。(作者单位:市水利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