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四平战役中的盐城籍战士

发布日期:2017-12-22 信息来源:字号:[]

  

——赴四平、滨海等地开展文史调研记

 

徐于斌

 

今年九月,按工作计划,我们赴东北调研四平战役中盐城籍战士的史料。

四平战役发生于1945年。其时,日本投降,中共中央紧急调拨包括驻扎在盐城的新四军挥师北上,希望以战促和,通过争夺东北的控制权以赢得与国民党政府和平谈判的可能。新四军接到命令后,未及准备冬衣,便匆匆徒步北上,边走边打,历经战火和不断逼近的秋冬寒冷,最终在东北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

从盐城到四平,最短的直线距离长达1354公里(需要横穿渤海)。当年,缺衣少食、无车无马的新四军战士,如何走到东北?东北冬季酷寒,气温往往在零下三四十度,生于南方的战士们是如何熬过来的?四战四平战役中,一共牺牲了多少战士?其中多少是盐城籍的?

带着重重疑问,我们踏上了前往四平的路。

参观纪念馆和烈士陵园

四平市地处松辽平原中部腹地,辽、吉、蒙三省区交界处,幅员14323平方公里,是吉林、黑龙江及内蒙古东部通向长三角和京津冀必经之地,堪称东北军事重地。在现代战争史上,因“四战四平”闻名中外,享有“英雄城”之誉。近得城边,巍峨耸立的主题群雕即赫然在目。按调研日程安排,我们首先参观四平战役纪念馆和四平烈士陵园。

纪念馆位于四平市英雄大街,矗立在英雄广场上,建筑面积2700平方米,正门上方镶嵌着“四平战役纪念馆”七个镏金大字,为彭真同志亲笔题写。通过参观展厅,聆听讲解,我们对四战四平战役有了全面了解。从19463月到19483月,国共双方先后调动了大量兵力,在四平展开了四次大战役:四平解放战,四平保卫战,四平攻坚战,四平收复战。在这四次战役中,双方共投入兵力40万人,累计激战63天。战斗伤亡之多、时间之长,是整个解放战争中最激烈的战斗之一。东北民主抗日联军累计伤亡40000余人,击毙击伤国民党军队68000余人。

这些英勇的战士,只有少部分留下了姓名,大多成了“无名烈士”!这些无名烈士的遗骸部分安葬于四平烈士陵园。据工作人员介绍,四平烈士陵园占地20余万平方米,共约安葬四平战役中英勇牺牲的10000多名,是国内最大的无名烈士合葬墓之一。无名墓的墓铭由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四平攻坚战主要指挥人——洪学智题写。伫立于烈士墓前,我们心潮澎湃、震撼不已。无名墓四周有四个方队形的有名烈士墓群。无名墓与有名墓呈花盆状,寓意为陶铸的著名诗句:“成仁有志花应碧,杀敌留红土亦香。”

感受塔子山等战斗遗址

位于四平以东10公里处的塔子山,海拔高近400米,是四平大平原上唯一的山峰。秀美的塔子山郁郁葱葱,山上“吉林省红色党性教育基地、四平市廉政教育基地”和半山坡“向人民英雄致敬”七个大字熠熠生辉。站在塔子山顶,整个四平城尽收眼底。风光旖旎,岁月静好,回忆起70年前那场无比惨烈的战斗,不由人感慨万千。

四平战役中残酷激烈的“二战四平”,就发生在这里。当时,国共双方投入20多万大军,战斗持续整整一个月时间。战斗的最后两天(即1946517-18日),在四平以东、由民主联军3719团防守,遭到国民党新6军三面猛攻。经过上百门大炮轰炸、飞机反复扫射、连续冲锋后,塔子山民主联军阵地被全部炸毁、山头几乎被削平,民主联军子弹打光,就进行白刃战、用石头砸,战士伤亡殆尽。最后,塔子山失守。民主联军撤出四平。民主联军3719团,相当一部分由黄克诚带去的盐城新四军三师的战士。

历经20天的“三战四平”(1947611-30日),是一场异常惨烈、残酷的城市攻防战。战士们冒着密集的炮火穿梭于堡垒密布的大街小巷,不惧楼毁人亡用大小炸药包进行着逐街、逐巷、逐房、逐堡艰难爆破,用生命铺垫每一寸前进之路。东北民主联军以伤亡14000人的代价夺下了大半个四平城,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三战四平”尽管仍以“撤退”结束,但我军城市攻坚作战能力得到砥砺、磨炼,为其后攻克锦州、天津等大城市积累了宝贵经验。在四平市政协的精心安排下,我们的车缓缓开过当年战斗激烈的火车站天桥和部分街巷。如今的四平市内车水马龙、人流不息,路旁公园里人们跳着广场舞、听着“二人转”,其乐融融。但矗立于英雄大街和迎宾街交汇处的英雄广场上,肃穆的群雕,时时勾起人们对那段历史的无限缅怀。

搜寻盐城籍烈士英名

在四平政协文史委同志带领下,我们向四平市民政局、四平烈士陵园找寻盐城籍烈士的史料,得到多方积极支持。由于事先已沟通,陵园工作人员向我们提供了一份一共29位烈士名单。我们有些疑惑,感觉数字有问题,与之前了解的盐城籍在四平战斗中牺牲的人数相距甚远。经过仔细比对,发现他们搜集的名单只有盐城市和盐城县的,而其他东台、大丰、阜宁、滨海、响水、建湖、射阳等,都没有录入。

我们现场办公,打算从陵园珍藏的三大本厚厚的《东北解放战争烈士英名录》中爬梳出盐城籍的烈士。但想要从10535个烈士名录中找出盐城籍的烈士,无疑时间不允许。陵园工作人员向我们建议从尚未正式对外公布的“四平烈士陵园”网站上摘录,她先给我们管理员身份,然后我们根据籍贯一个个搜出来,再自行逐个录入。按照这个方法,虽说可以回盐再操作,但时间仍会比较长。所幸的是,在我们一再请求下,陵园方向制作烈士陵园网站的工作人员一份10535名烈士英名录的电子版表格!这样直接在电子表格上操作,大半天时间,就从中检录出了429名盐城籍烈士名单。

429名盐城籍烈士中,盐城43名、建湖104名、响水29名、滨海90名、射阳38名、阜宁120名、大丰1名,大都集中在阜宁、建湖、滨海等地。原三师烈士132人,占牺牲烈士的31%,四师119人,占牺牲烈士的27.7%。烈士参军时平均年龄21岁,牺牲时平均年龄24岁。

捧着这沉甸甸的429位年轻战士的名单,我们不胜悲悯又无限欣慰。悲悯的是,他们在最好的年华战死沙场为国殉职;欣慰的是,这些不曾马革裹尸归葬故里的烈士,终于可以彰其英名于家乡了!

走近幸存老战士

在四平烈士陵园我们意外得知,在滨海、阜宁等地仍有经历四平战役的老战士健在。回盐后,我们立即着手查询、并赶往老战士居住地进行实地采访,留下珍贵的口述史料。

接受采访的战士有:

栾毅华.JPG

栾毅华,1925年出生,四平战役时为3824团医生,现居滨海县东坎镇;

蒯德.JPG

蒯德,1928年出生,四平战役时为3822团战士,现居滨海县东坎镇;

吕玉湖.jpg

吕玉湖,1921年出生,四平战役时为3824团排长,现居滨海县八滩镇;

羊克礼.jpg

羊克礼,1927年出生,四平战役时为71956272排排长,现居阜宁县羊寨镇。

经过战火洗礼的老人如今均已耄耋龙钟。每个人身上都有战伤和病痛。栾毅华老人腰和腿,蒯德老人手和腿,吕玉湖老人双腿,羊克礼老人的头部,都留有弹痕,甚至还有弹片残留体内。其中蒯德老人的腹部中弹,至今腹内肠子仍有一截是当年手术连接的狗肠。如今,栾毅华老人心脏装有八个支架,蒯德老人自从前年得脑血栓后有严重的语言障碍和半身不遂,吕玉湖老人必须拄双拐才能勉强走路,羊克礼老人在采访时正在住院……

几位老人讲述了自己参加新四军、奔赴东北、攻打四平等战役的经历,都很激动。几位老人都提到,第一年到东北,缺少物资,在严寒中有些人冻掉了脚趾头。羊克礼老人所在部队专门攻城,在敌人密集的炮火中,他不怕牺牲冲到城墙下埋炸药包,头部中弹血流如注,稍微包扎一下坚持到攻城结束后才接受治疗。栾毅华老人回忆,在四平攻坚战中,牺牲战士的鲜血将城中的河流都染红了,子弹如雨点般飞来,就拿牺牲战士的遗体做掩护。

他们从枪林弹雨中走来,对当年的艰辛、战斗的惨烈、自己后来人生道路的变故坎坷,却没有任何抱怨。比起那些无数埋骨沙场的战士,他们认为自己多活一天就是赚了。栾毅华老人文革中受到批斗,他讲到对自己“叛徒”身份的批斗时,至今仍旧充满悲愤。四位老人除了栾毅华老人后来落实工作成为离休干部之外,其他三位的待遇都不算丰厚。羊克礼老人拿伤残金补助和后来22年当村书记的退休金,共计每月3000元左右;蒯德和吕玉湖每月补助都不足2000元。吕玉湖老人寄身女儿家低矮的房子里,生活卫生条件都很差,蒯德因为早年肠子受伤动手术的原因,数十年大便不通,仅此项病症就需要服药一个月近2000元。而他们没有因战争伤残而有丝毫怨尤。每当有领导去看望这些老战士,问他们有无困难时,他们都说:“没有!”战争年代,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保家卫国争取和平;和平年代,他们忍受着身体的伤痛,不愿意开口增加国家的任何负担。采访过程中,我们一次次被感动,一次次油然而生敬意。

人民会永远铭记历史,缅怀烈士,敬仰英雄!

愿所有在四平战争中牺牲的英烈们安息!愿幸存的战士们安度晚年!(作者系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