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册定格水利春秋

发布日期:2017-11-26 信息来源:字号:[]

  

张绍力

 

“怀旧情结”乃人之常情,相册则是笔者解开怀旧情结的便捷渠道。

近段时间,每当回到家里总要搬弄一番平素收藏的相册。数十年收集的照片随手放入相册,显得杂乱无章,但它们是笔者40多年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那些逝去的年华、消失的场景均珍藏于相册。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曾经唇齿相依的、曾经擦肩而过的、曾经邂逅相遇的,一张张零散的照片,为笔者构成一组组记忆犹新的完整画面。或亢奋、或哀叹,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人人皆知,“水”既是天使又是魔鬼。故而,水利工作者的职责,就是要将“魔鬼”改造成“天使”、将“水患”转化为“水利”。笔者投身水利事业40余载,在“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旗帜的引领下,矢志不移,任劳任怨,乐此不疲。

相册将笔者带回那无数个星期天、节假日都在坚守的水利建设工地。眺望那“丰润的长江之水源源不断流向那望眼欲穿的北方”“肆掠成性的洪水猛兽驯服地滚滚东去,流向那浩瀚无垠的汪洋大海”。新中国以数十年的时间就实现了华夏民族数千年的夙愿。这些“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丰功伟绩,令笔者的使命感、成就感得到充分的满足。故而再苦再累在所不惜!

尤其是新洋港特庸段拓浚工程,可算是一场“改天换地”的经典工程。按照省水利厅批准的方案,该工程建设工期为两年。而盐城市则提出了“半年完成”的方案,理由充足:“及早发挥工程效益”。2002年岁末开工,翌年5月底汛期来临之际完工通水,满打满算165天时间。需完成近千万土方的开挖任务。更为艰巨的是,15天时间要筹集4千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完成“天下第一难”的征地拆迁工作。任务如泰山压顶!如果采取人力挑抬约需出动民工15万人,而该工程仅出动了4000多人。开工伊始,老天爷首先发难,阴雨连绵,15月份,先后下了17场雨,断断续续达45天时间,迫使工程时停时续。其间又遭遇罕见的“非典”侵袭,真是“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半年完工”的目标,遭受到大自然的百般刁难。忧心如焚,束手无策。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套班子领导隔三差五,甚至冒雨到工地巡查指导。社会各界轮流组团到工地,名为观摩学习,怀疑担心之情溢于言表。更有那全市800多万双期盼的眼睛聚焦着工程。显而易见,“特庸段拓浚工程”已成全市方方面面、上上下下众望所归!工地会议室成了市委书记、市长的前线指挥室,市委书记就差将办公桌搬到工地了。为了给工程参建人员鼓劲打气,市委书记多次表态,工程按期完成,将以“四套班子”名义给工程参建人员颁奖。热切的期望是无形的压力,窒息得我们头都抬不起来!“背水一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多年的治水实践,培养了水利人攻坚克难和应变特殊环境的聪明才智。“任凭千头万绪,唯有纲举目张。”我们确定了“大干九十天,完成九百万”的铁定目标,围绕“半年完工”的大纲,各显神通!要求各参建单位工程施工倒计时,在地面铺设钢板、柴草等,确保下小雨照常施工。“给大地罩上雨披”,确保大雨一停即可施工。增加机械设备,昼夜施工连轴转,“息人不息机”。打破常规,分项工程穿插施工。重奖重罚,最后冲刺。确保一天完成两天、或四天的工程量。功夫不负有心人,5月底,抢在汛期来临之际如期完工通水。既在意料之中,更出意料之外。如期完工令人欣喜乐狂!更值得兴奋的是,当年7月初发生了特大洪涝灾害,新洋港泄洪流量增加100/立方米,里下河地区千万亩耕地免遭水淹、大市区免遭泽国之灾,实现了“当年工程当年收益”,创造了“大灾之年大丰收”的奇迹。同时创造了“特庸速度”专业名词,成为水利工程建设史上典型范例,谱写了一曲震撼时代的历史篇章!

几张并肩合影的年轻人跃然眼前,30多年过去了,曾经的“同志加兄弟”,在各自的岗位上踏实工作,播种希望,收获未来!他们中有的官运亨通当上厅长、副厅长,坐到处长、副处长岗位上,担负起沉重的工作担子。有的成为水利行业技术专家,担负水利建设事业的重任!然而更多的同志仍然在极其平凡的岗位上,做着那不可或缺的工作,默默无闻地奉献着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身材高大魁梧的老省长陈克天严谨庄重的军人气质,一举手一投足不怒自威。为了兴建通榆河中段工程,已是省顾问委员会常委的老人家以其古稀高龄历时6年,15次赴京,游说那些曾经在苏北战斗生活过的领导、战友,力陈缘由,呕心沥血,终成正果。通榆河工程开工后,老人家兴奋地说:“看到通榆河从图纸上搬到大地上,如同为苏北经济腾飞安上了翅膀,真是激动万分!”与通榆河结下不解之缘的老人家时常抽空到工地看看。为了照应好老人家,笔者时任办公室主任,曾多次随侍在侧。老人家严谨的作风、简朴的生活、风趣的言谈时常在脑际间萦回。一次下榻在盐阜宾馆,宾馆内传出老人家难服侍的流言。为此,笔者找宾馆负责人质疑,要求举例说明老人家如何难服侍?否则就是对老人家的无端诽谤。老人家生活简朴,一贯反对铺张浪费,对当时餐桌上流行的“毛甲蟹”(即:鳗鱼、甲鱼、螃蟹)深恶痛绝。每次住宾馆总是希望吃点米面、小杂鱼、烤山芋之类的家乡土菜。厨师长认为这些菜利润低,与宾馆档次不相称,故说出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而老人家得知后却付之一笑:你给人家添麻烦,还不让人家说几句闲话。与老人家接触多了,自然无拘无束了。曾经听老人家讲述了一件往事,1942年底,艰苦卓绝的抗战年代,“七君子之一的邹韬奋”经地下交通线,从福建来到盐城,计划转道去延安。在盐城停留了约3个月时间,终因病情恶化放弃北上,秘密转道上海住院治疗直至病逝。时任新四军团长兼射阳县县长的陈克天,全权负责邹韬奋在盐阜地区逗留期间的安全及生活起居。这里是老人家奉命开辟的抗日根据地,建立了红色政权,并就任射阳县首任县长。谈及陪同邹韬奋乔装绅士阔佬到阜宁县城小南国浴室洗澡的趣闻轶事,老人家记忆犹新,智慧毕现!老人家的大智大勇由此可见一斑。无意中弥补了这段历史的空白。

“平民省长”姜永荣的亲和形象永远地定格在相册中。在通榆河中段工程、淮河入海水道工程等施工现场,均留下了副省长姜永荣轻车简从,事必躬亲的足迹。姜永荣从一名普通的农村青年成长为副省长,一路登高,不忘初心,始终保持平民本色!而且在副省长任上一干就是10年。姜省长身材并不高大,但是,敦厚壮实、刚毅坚强,始终以他那朴实无华,平易近人的形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难忘那年,突然接到滨海县政府办公室电话:“据说姜省长到了入海水道工地,有这回事吗?”事发突然,立即向工地负责人汇报。当我们以及滨海、阜宁县政府等领导赶到阜宁县羊寨镇淮河入海水道施工现场时,果然姜省长独自在亚淤土段施工现场,非常随和地半蹲着与施工人员亲切地交谈。亚淤土段是整个入海水道工程施工难度最大的作业区,稍有疏忽,极有可能留下隐患。为此,这个施工段面成为两侧大堤施筑的重点部位,虽已制定了具体的施工方案。可是,姜省长并不满足于看方案作指示、提要求,而是多次亲临现场掌握第一手情况,了然于心。当市县领导赶到工地时,只见姜省长眉头微蹙,面露愠色,与工人们挥手告别疾步登上公路边的汽车绝尘而去,将满腔热情匆匆赶来的市县领导抛之脑后,尴尬地面面相觑。永远难忘的伤心时刻,200281日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话筒里传来噩耗:深夜3时许,姜省长突发脑溢血与世长辞,犹如晴天霹雳,真是祸从天降!稍后传闻,姜省长在去世前一天还应邀参加南京的“八·一”军民联欢晚会,依旧谈笑风生。难道“人有旦夕祸福”在姜省长身上得到印证!姜省长尚未到花甲之年啊,竟然如此撒手人寰!苍天为何如此不公,如此好官竟不得长久呢!?

装帧简洁的相册,朴实无华,宽不盈尺,可是,厚重充实的内涵,穿越时间、跨域空间,是笔者毕生集聚的宝贵财富,更是图文并茂的历史画册!它聚集人生的百态,定格散落的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