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盐场

发布日期:2017-10-31 信息来源:字号:[]

  

夏春晖

 

盐城,地处黄海之滨,据阜宁东园、阜宁陆庄、东台开庄、东台泰东河等多处新时期遗址发掘表明,早在距今五千多年前就有先民在此繁衍生息。《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此东楚也。……东有海盐之饶……”可以看出,从春秋战国时期境属吴、楚开始,就有丰饶的海盐出产。

汉武帝元狩四年,盐城因盐设县,取名“盐渎”。《前汉书·地理志第八》记载,汉武帝元狩六年(前117)“盐渎,有铁官”,汉武帝元狩六年,盐城境内置有铁官管理境内的盐铁经营以及海盐生产。

南朝时盐城境“地有盐亭百二十三所,县人以鱼盐为业,略不耕种,擅利巨海,用致饶沃。公私商运,充实四远,舳舻千计。吴王所以富国强兵而抗汉室也。”东晋安帝义熙七年(411)改“盐渎”为“盐城”,从境内盐场的密集程度和治所的升级,可以看出,即使在两晋南北朝这样的乱世时期,处于相对稳定的盐城地区,海盐业生产依然得到了有效的恢复和发展,。

唐代安史之乱后第五琦开始实施“榷盐法”,重启隋到唐初以来弛禁的盐业专卖政策,后刘晏继任盐铁铸钱使,进一步改革盐法为“就场专卖制”。“就场专卖”制度推行的地区主要是东南海盐产区。刘晏辖下设有十监四场十三巡院,盐城境内就有“岁煮盐六十万石”的海陵监的大部分和“岁煮盐四十五万石”盐城监,两监管辖着境内的盐场,但盐场名称阙记。宋代,盐城监九场(后撤并为七场),据《太平寰宇记》载,分别为:五祐、紫庄、南八遊、北八遊、丁溪、竹子、新兴、七惠、四海。另海陵监有八场,分别为北四场和南四场,其时海陵监驻如皋,其中北四场在今盐城境内。元至元十四年于扬州设两淮都转运盐使司(后移治泰州),下辖有二十九个盐场,其时全部盐场名称已有明确记载且大多地名沿袭,盐城境有富安、安丰、梁垛、东台、何垛、丁溪、小海、草堰、白驹、刘庄、伍佑、新兴、庙湾13场与莞渎场的一部分,与宋代所记录的场数目相当。清末淮南盐产萎缩,无法完成朝廷定额,经两江总督盐政大臣端方奏准,集资兴建济南场,意即接济淮南盐之亏额,盐场一半产地在今灌河之东的响水县陈港境内,也是境内今灌东盐场的前身。

本地盐场的规划与建设规模经过历代的发展,到了明清时期,基本已经形成了较为统一的规制。境内盐场除元代成宗二年(1296)到乾隆元年(1736)所设莞渎场(处于今涟水县、响水县、灌南县交界处),元明时期一度存在的滨海天赐场以及清末所设济南场外,传统盐场皆处于淮南地区。各盐场中心皆位于串场河东岸,范公堤从场镇中心穿过,以便盐产的水陆运输。盐场范围一般都向东延伸到大海,配有一定额度面积的草荡。每个盐场内设有一些固定的配置,有与海盐管理有关的盐课司署、察院,盐仓,关卡等;有与海盐生产有关的盐包厂、潮墩、煎舍、灰池等;有与教化有关的社学、三贤祠(供奉为修建范公堤而作出巨大贡献的范仲淹、张纶、胡令仪)等;有与风俗有关的如龙王庙、土地祠、玄真观等各不相同的庙观祠堂;还有与盐官盐商盐民生活相关的民居、街市、桥梁、水井等各式街铺建筑。盐民一般以团灶为单位,散居于范公堤外,煎舍、灰场分布在沿海广袤的滩涂上,海涂上分布着数量不等的供盐民们避让海潮的潮墩(俗称救命墩)以及沿海防寇的烽墩,所有的这些构成了境内盐民的生存状态。

 

富安场

位于南通、盐城两市交界处,古称虎墩、虎埠。为《太平寰宇记》记载海陵监北四场之一,元代时有记载名为富安。明、清沿用。到清末时,富安场东北临海,东至唐家洋(今唐洋),南与杨家庄(今如皋)连界,西北部接安丰场,东西长110里,南北宽23里。全境多在今东台市富安镇范围内。至今作为富安场中心位置的富安镇还留有大量的明清时代的古建筑、古街巷。如东盐仓巷、西盐仓巷、盐课司巷、吕公祠巷、衙门巷、东仓桥、西仓桥、东盐坝、西盐坝、黄金坝等,富安明代民居还被公布为江苏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安丰场

位于东台市境内,原为海滨斥卤之地,初名东淘。为《太平寰宇记》记载海陵监北四场之一,始为小淘场,亦称小淘浦。宋天圣五年(1027)至天圣十年(1033),西溪盐仓监范仲淹与江淮制置发运使张纶、淮南转运使胡令仪合力修成捍海堰,为盐民创造了安居乐业、丰衣足食的生产生活环境,从此“东淘”更名为安丰。安丰场东至大海,西接东台场,南至富安场,北接梁垛场。明清以来,安丰场建成了南北七里的古街,北起下灶星月桥,南至盐埧盈宁桥,有“九坝十三巷七十二庙堂”的描述。今东台市安丰镇境内。

 

梁垛场

位于今东台市梁垛镇境内,因梁姓人家聚居海滨之地而得名,镇名沿用古盐场名。应为《太平寰宇记》记载海陵监北四场之一。《两淮盐法志》载东到大海,南临安丰场,北至东台界,南北宽7里,东西长98里。时有“大市通衢,蕃以砖石,南北三里,九桥十三巷、三十六庙堂”的记载。

 

东台场

今东台市范围。《东台县志》载,南唐昇元元年(937)海陵监移驻东台场,东台之名始见于史籍。光绪《两淮盐法志》载东到大海,西至何垛场,南至梁垛场。随着南唐海陵监和明清两代盐运分司入驻东台场,东台场的规模和场制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于明代隆庆年间建土城,并于清乾隆三十三年(1768)建立东台县。

 

何垛场

在今东台市内。因何姓人家聚居海滨之地而得名,为唐宋时期海陵监管辖北四场之一。光绪《两淮盐法志》载东到海,南紧邻东台场,北接西溪盐场,南北长9里。1941年,抗日民主政府接管东台的两淮盐务后,东台、何垛两场合并,称“东何场”。

 

丁溪场

位于今大丰草堰镇境内,《太平寰宇记》中记载盐城监管辖盐场中就有丁溪场的名称,以后一直沿用。1931年,丁溪场连同小海场一起撤并于草堰场。光绪《两淮盐法志》载东距海,西至兴化、东台界,北至小海场。小海场合并后与草堰场接壤。丁溪场原南北宽23里。

 

小海场

今盐城大丰区小海镇境内。原名竹子、竹溪,为《太平寰宇记》记载之盐城监竹子场。雍正《两淮盐法志》载,东至海,西至兴化县,南接丁溪场,北接草堰场。清乾隆三十三年(1768)小海场并归丁溪场。

 

 

草堰场

今大丰区草堰镇境内。为《太平寰宇记》中所记载的盐城监所辖南八遊场。北宋修筑“捍海堰”时,以草筑堰,遂有草堰之名,因此更名为草堰场。盐场撤并前据雍正《两淮盐法志》载东至海,西至兴化县界,南至小海场界,北至白驹场界。乾隆元年(1736)并白驹场,民国元年(1912)并刘庄场,1931年并已合并小海场的丁溪场,因而草堰场有“五场一统”之说。亦因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和影响成为今天江苏省唯一的古盐运集散地保护区。

 

白驹场

今大丰白驹镇境内。为《太平寰宇记》所记载的盐城监辖北八遊场,元代白驹场名的记载见诸史籍。雍正《两淮盐法志》记载,白驹场东至戚家团,西抵兴化海沟河,南界草堰场,北界刘庄场,于清乾隆元年并归草堰场。

 

刘庄场

今大丰区刘庄镇境内。为《太平寰宇记》所记载盐城监辖紫庄场。宋代更名为刘庄场。光绪《两淮盐法志》载,东至斗龙港,西至围子河,南至白驹场,北至伍佑场,于民国元年(1912)并归草堰场。

 

伍佑场

今亭湖区伍佑镇到大丰刘庄镇范围内。为《太平寰宇记》记载盐城监五祐场,伍佑初名珠溪,在唐乾符年间,该盐场一度废煎。宋代楚州团练推官,唐御史中丞伍正己之曾孙伍祐提议复煎,时人称伍祐场,以为纪念。场名一直沿用至今。光绪《两淮盐法志》载,东至海,西、北至盐城县,南至刘庄场之前溪墩。

 

新兴场

今盐城市区射阳河向北一直到阜宁县界的范围内。为《太平寰宇记》记载盐城监管辖之新兴场,场名一直沿用至今。盐场的中心区于年清乾隆三十年(1765年)由今新兴镇迁至上冈镇。光绪《两淮盐法志》载,新兴场东至海,西至盐城县民田,东至天妃闸(今北闸),北至庙湾场界。1928年,撤庙湾场,划归新兴场。1938管理中心迁址北洋岸(位于今射阳县特庸镇的西南角,座落在范公堤东、新洋港北而得名)。

 

庙湾场

今阜宁、滨海县境内。隋以前为射阳河入海口,宋嘉定年间于射阳河轭湾处建真武庙而得名庙湾。这里也是古有煎盐之地,但名称无考。元代始有庙湾盐场名称之记载,明弘治间今滨海县滨海天场镇境内原有建于南宋宁宗嘉定七年(1214年)的天赐场,并入庙湾场。清雍正九年(1731年)在此设阜宁县。清光绪《两淮盐法志》载,庙湾场东至海,西至谢家桥,南至新兴场界,北至贺家沟。1928年,撤庙湾场,划归新兴场。

 

天赐场

今滨海天场镇境内。据《续文献通考》记载,南宋宁宗嘉定七年(1214年)设立,以后灶产不断增加。元末明初,因受战争影响,天赐场盐业日渐凋敝。明成化七年(1471年),淮扬都御史陈廉上书朝廷,扩大灶地,增添灶丁,恢复了天赐场的盐业生产规模,并设立了天赐场盐课司大使。据阜宁县志记载,天赐场东至三灶与庙湾场分界,西界到淤黄河,南到官岗(阜宁三灶境内),北至海滩。明弘治二十三年(1510年)并入庙湾场。

 

济南场

今响水县陈港镇境内。古为海口一自然渔港,清末淮南盐产萎缩,无法完成朝廷定额,经两江总督盐政大臣端方奏准,集资兴建济南场,接济淮南之盐亏额,盐场一半产地在灌河之东的陈港境内。后张謇等实业家集资招股,淮南盐商云集灌河两岸,并在陈家港沿海铺设盐滩,济南场就是今江苏省最大的盐场——灌东盐场的前身,陈港也成为了近现代盐城境内淮北盐区重要的海盐生产基地。 

境内的这些古盐场旧址随着地理的变迁,海岸线东移,原盐场的产盐地也随之东移并在地域范围上有所变化,新的盐场或沿用原来的盐场名称,或随着新设的村镇而更名。原有煎盐场所逐步变成了人口聚居的集镇和民田,由古盐场的集中地组成的城镇和古煎盐灶团组成的村落,也随着陆地的延伸向东逐步地推进,形成了盐城东部沿海一道道独特的风景线。

 

 

1.png

 

2.png

 

3.png

 

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