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正人王以昭

——

发布日期:2017-07-14 信息来源:字号:[]

 

 

    刘大卫

 

王以昭(1855-1917),字耿斋。滨海临淮人。清廪贡生,五品封职。国民政府江苏省咨议局议员,阜宁县明达中学堂监督(校长)。

 

王以昭先生,系老阜宁县八滩区孟工(现为滨海县临淮乡裕众村)人。清五品封职廪贡生,江苏咨议局议员。他热心地方公益,穷年累月,孜孜不倦。知县卢维雍誉其为“东海正人”(也有呼之为“东海圣人”的,可能系音讹)

 

兴垦殖  修水利

 

清朝末年,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与技术进步,苏北沿海滩涂,成为有识之士的开发目标。南通状元张謇于一九○一年兴办通海垦牧公司,赣榆举人许鼎霖于一九○三年与沈云沛筹组海赣垦牧公司。王以昭与张、许二人有交往,所见略同,也领垦新滩(黄河北徙前新淤滩地,约四千顷)、苇荡营等地大面积海滩。

为了防止海水上浸,王以昭先于一九○四年在新滩海边修筑长二十六华里的“新海堆”(大致从二泓口向西,经龙尾、王家滩、大兴社等地的沿海),后又和沈嘉英、程云三、杨继山及几个公司联合向西接筑,共长七十多华里。

因为修了新海堆,地表径流不能北向入海。为免除内涝,他于同一年(1904)约同杨围藩,一面向政府索款,一面自筹费用,在孟工以西,开挖一条南北向的五丈河(口宽五丈,故名)。起初长约四华里,后延长达二十余华里,使地表水汇入五丈河,南下废黄河出海,免除大片新垦农田的涝渍之害。

由八滩向南到新港,原有一条通济河(古名大本港),因流域地表都是粉沙土,极易被雨水冲刷入河。到光绪年间,已淤塞近乎平地,“每逢阴雨,一片汪洋,倘或亢晴,万民绝饮”。光绪三十二年(1906),王以昭和季龙图出面筹集民款,并请知县何毓俊酌拨官款,于三十四年二月兴工疏浚。这条长二十二华里的新河竣工后,沿河一带,固然不愁旱魃为虐,更重要的是八滩从此成为水旱码头。船只经通济河、民便进入射阳河,可通达大江南北。江南的工业品可直运八滩,周围的农副产品、食盐,可远销外地。商旅云集,市场繁荣,改变了地僻人贫的落后状态,而有“银八滩”之称。当地群众,为了表彰主办人的功德,在八滩东庵(三圣庵)里立了一块石碑。可是,由于疏浚通济河,触怒了八巨镇前案村徐兴庄的秀才徐凤苞(伯荣),徐力图以前案为起点向南开挖,遭王以昭等人拒绝。此事,成为十年之后王受杀身之祸的重要原因。先前联络张謇合资兴办新通、新南两垦殖公司,亦未得亲见其成。

 

议省政  办学校

 

王以昭与张謇、许鼎霖年龄相仿,志趣相投。在从事苏北沿海滩涂开发事业的交往中,他的文才、品行和办事能力,深得张、许的推崇。

宣统元年(1909),各省奉令筹办咨议局,张、许都是江苏的筹办者。王以昭于同年四月在自已的选区中,当选为咨议局议员,张在这年八月的咨议局会议上当选为议长。从此,会内会外,接触频繁,三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

王以昭性情恬淡,沉默寡言,不求名利。但在会议中,讨论关系群众利害得失的大事时,却能仗义执言,慷慨陈辞,一展自己的智慧才华。因此,在咨议员中,他与张謇、韩国钧、许鼎霖同被称为江北名人。

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止科举,各地渐渐兴办学堂。现滨海境内最早的一所学堂——竞正学堂,是光绪三十四年(1908)二月,由王以昭出资在八滩的东庵办起来的。第二年十月,加办高级部,称竞正两等学堂。几经改名,现称八滩小学。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九月,王以昭还与有识之士筹资在八滩朱姓宅内开办一所女子学堂,名竞艺初等女学堂。这所女校,虽然只办了三年,但它却是阜宁县(包括今滨海县)教育史上的一朵奇葩。因为当时所有学堂都不收女生,它比开办于民国九年(1920)的阜宁县立女子国民学校早十二年。

八滩是老阜宁县第四大镇,县境东北部的经济中心。由于学校办得早,亦成为县境东北部的文化中心。到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这一地区的大中学校、军事学校毕业生数和出国留学的人数,比开发较早、经济发达的县境西部地区并不少见,甚或较多。这与王以昭等有识之士肯出钱出力兴办学堂是分不开的。

王以昭热心教育,又是咨议员,宣统元年(1909)还担任过阜宁县最早的中学——明达中学堂的监督(校长)。

 

赈灾荒  平匪患

 

光绪三十一年(1905),苏北大水,秋收锐减。次年(1906)春,饥馑严重。华洋义赈会特地派员到阜宁设立临时机构,调查灾民户口,办理灾赈。同年秋,淮河水涨,运河东堤开坝放水,里下河一带又遭水灾,义赈会又拨款到阜宁,办理冬春救济。宣统元年(1909)夏,运河又开车逻等三坝,殃及盐阜;加之废黄河水位猛增,张工堆(在现滨海县坎北)决口十多处,下游七巨港(在县滨海县临淮乡杨庄东南)河曲也溃堤多处,县境大部,顿成泽国。

王以昭是华洋义赈会华方成员,每遇灾情,必亲临灾区,查访慰问,报请会方拨款救济。这次更是寝食不安,心力交瘁,除力请义赈会增拨巨款外,还亲自到山东、河北两省,向绅商界呼吁,募集捐款,购运粮食,使盐阜一带,特别是现滨海境内重灾区,没有发生饿死人的惨事。受惠的群众,感其恩德,咸称他是“东海圣人”。

辛亥革命那年(1911),阜宁县境在光复前,清兵哗变,土匪四起,地方秩序紊乱。王以昭与阜城绅董江启锟(后任阜宁县议会议长)尽力维持,使地方免遭洗劫。光复后,他被举为东坎商会会长。

“民国元年,士绅协议,提拨地方公款,设立卫安团,其下分三营,兵二百余名,分驻东坎、八滩、六套等处。阅四月,饷糈不给,停办”。当时,阜宁县东部、北部沿海地区,人烟稀少,为匪盗者易于藏身,打家劫舍,时有所闻。卫安团的筹组,王以昭出力最多。分驻地点,也都在东部、北部。卫安团解散后,匪众便肆无忌惮,甚至联合起来,先后到东坎、八滩,对富户、商店进行白日抢劫。他们不仅掠夺财物,还和劣绅、恶讼互相勾结,逞强凌弱,杀害无辜,群众恨之入骨。王以昭挺身而出,借官府力量,把几个著匪逮捕法办。余匪在徐凤苞指使下,不甘心,从上海租界的牢房里买出重犯胡某(诨名胡二毒手),给他德制手枪,令其行刺王以昭。民国六年(1917七月初八,当王以昭与庞友兰、左汉起于阜宁寿安寺附近并肩而行时,被胡枪杀身亡。

王以昭被人抢杀,阜宁县城和东坎、八滩等绅商学各界为之震惊,为之哀悼。友人杨兆熊(字渭卿)做了一副忿世挽联:

 

说什么治安,虽做到东海圣人,尚遭攻击;

看这般世界,倒不如西方佛国,长此逍遥。

 

而徐凤苞仗恃家有枪手,外有援“兵”,并不隐瞒,做了一副骂联,让人传阅,显示自已的“文才”和“谋略”。其文曰:

 

心有点,曲似环钩,半称朋比,半似小人(以上影射“以”),尚读院书,全豹一斑真现像;

目少珠,傍从邪笔,为爱权刀,为贪福口(以上影射“昭”),居议清职,寒蝉二载不闻声。

横批:

断头主者,全无人形(影射“王”)。

 

当年十月十二日,王以昭的次子、省议员王凤诰,打电报给省议会,陈述“生父暗杀奇冤,现由获犯周九等供在徐伯容(荣)家保护,徐同巨匪于伯华谋,令胡二暗杀生父,杀后胡回徐处,告称在小南门外轰毙……”,要求开除徐凤苞的议员资格。同日,县议员左汉起,举人周德卿、庞友兰,士绅杨继山等七人,也联名打电报给省议会,请求将徐除名。后来,王以昭的长子王凤诏,在县内外公正人士的声援下,向县、省行政和司法机关告发,终使徐伯荣、于伯华、胡二毒手先后落得可耻下场。

为了表彰王以昭生前的业绩,后经邑人、国会众议员杨润和季龙图,“胪列先生生平事迹,呈报北京总统府,奉大总统冯国璋褒扬令,并颁发‘利溥仁言’奖匾”。

王以昭生前景仰孙中山先生,拥护其政治主张和经济政策,深信“耕者有其田”为期不远。经常告诫晚辈不可依靠田产,必须“自食其力”。他从字典上力字部选取二十个字,作为日后曾孙辈命名之用。王勤、王勉、王加、王勇、王效、王努、王力、王务、王功(后三人旅居台湾)等,就是遵照王以昭的家训而命名的。

 

参考书目:

1《阜宁县新志》。

2台湾版《阜宁人》。

3《江苏省议会会刊》第二号。

4《王氏家谱》。

 

(滨海县政协文史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