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科学谋划、抓住机遇 扎实推进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的调研与建议

发布日期:2017-12-22 信息来源:字号:[]

  

市政协调研组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必须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建设江淮生态经济区,是省委、省政府落实十九大精神的实际行动,是江苏实施“1+3”重点功能区战略,在更高层次上统筹区域发展的战略举措。建湖、阜宁两县在经济区范围内。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推进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必将有力推动和提升“生态立市”战略,更好地优化盐城发展路径和模式,对全市特别是建湖、阜宁两县的未来发展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根据市委常委会提出的要求,市政协组织部分省市政协委员及专家,围绕“推进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开展了专题调研。从调研情况看,我市特别是建湖、阜宁两县按照市委、市政府部署要求,思路明确、行动迅速、措施实在,两县推进生态经济区建设具备较好的基础条件。一是生态禀赋条件优越。我市土地开发强度低于17%,明显低于全省平均水平,也低于国际宜居城市20%的土地开发强度上限标准;建湖、阜宁水面面积占县域面积的比例分别为23.3%24.3%,自然湿地保护率分别为41.3%44.5%二是生态建设成效明显。两县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全部达标,均为全国绿化模范县;建湖县成功创建省级生态县并通过国家级生态县技术评估,所有镇建成国家级生态镇;阜宁是国家一类生态示范区,空气优良率为77.3%,列全市第一。三是绿色产业基础较好。建湖县高新技术产值年均提高近5个百分点,设施农业面积占比16.8%,九龙口景区是国家湿地公园(试点);阜宁县高新技术产值占比40.9%,高效设施农业增幅连续三年位居全省前列,金沙湖景区是国家4A级景区。四是环境保护力度加大。建湖县是全国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示范县;阜宁县累计关停重污染、高排放化工及涉钢企业14家,市河管理模式全省推广,益林镇获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

同时应当看到,对照省、市的目标定位和主要任务,我市推进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也存在一些制约因素。一是基础设施不够完备。建湖、阜宁两县处于我市西北腹地,境内高等级公路偏少,航道标准偏低;城乡污水处理厂提标和污水收集管道建设改造的任务较重。二是产业支撑有待加强。龙头型大项目相对缺乏,支柱产业规模不够大,新兴产业体量偏小。三是存在同质竞争和边缘化风险。建湖、阜宁和宝应、高邮、兴化等地同属里下河地区,生态环境和产业基础相近,存在同质竞争和要素分流的压力;同时,由于淮安、宿迁全市域纳入生态区,省里各类支持政策更易向两市倾斜,我市两县如何切到更多的“蛋糕”值得研究。

市委要求,我市要按照十九大战略部署,在“1+3”重点功能区布局中把准盐城定位,展现盐城特色,体现盐城担当,把总书记对建设“强富美高”新江苏的嘱托镌刻在盐城大地上。为主动策应、务实推进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我们建议:

一、审时度势找准自身优势,抢抓全省绿色转型共享发展新机遇。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涉及发展方式、发展路径、发展格局的重大调整,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们要全方位、多层面统一思想,提高认识。从全省高度看,这是江苏探索区域发展新路径、新模式、新机制的战略举措。建设江淮生态经济区,是限制开发区域发展和富民的新探索,是对相关地区发展基础优势、比较优势的重塑和强化。通过布局调整和功能重构寻求差异化发展,摈弃过去碎片化区域发展方式,实现由行政区经济向功能区经济转变、从同质竞争向协同发展转变。同时,就全省地理格局而言,江淮生态经济区既是其他区域板块共同的腹地和后花园,也是江北的“水龙头”、全省的重点生态功能区和江苏发展的“绿心”。从全市角度看,这是对“生态立市”战略的深化和引领。盐城兼跨沿海经济带和江淮生态经济区,要准确把握“1+3”重点功能区战略带来的新机遇,应根据市委最近提出的要求,全力做好“大交通”“大生态”“大海洋”“大上海”“大开放”五篇大文章,实现两者发展成果共享、区域功能互补。市第七党代会提出的“产业强市、生态立市、富民兴市”目标与生态区的发展内涵、目标定位、主要任务和思路举措高度契合,建设生态经济区将有力促进盐城“生态立市”战略全面实施并进一步向纵深推进。例如,省里提出构建“三湖四河多片”生态网架,“四河”中的通榆河、苏北灌溉总渠、故黄河等三条河,“多片”中的里下河地区和平原林网、沿海百万亩防护林工程等,都与我市紧密相关;我市可自加压力,对照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的工程标准和考核要求,扎实推进相关工作。再如,盐都西部等地与里下河地区资源禀赋相近,可以有机融入生态区建设。从县域维度看,这是建湖、阜宁两县实现变道超越的难得契机。江淮生态经济区是经济区而非单纯保护区,生态优先,着重保护,落脚产业,是在有风景的地方开掘新经济,“既续守生态,又拥抱前沿”,改变苏北地区作为产业转移接受者、发展模式跟随者的固化形象。建湖、阜宁两县要坚决打消思想顾虑和发展担忧,既着眼长远,又不等不拖,迅速行动,整体联动,合力推动。

二、明确目标取向和实践内涵,努力实现产业绿色化和生态经济化。建设江淮生态经济区,既是建设“绿水青山”,也是打造“金山银山”。要秉持“生态+”理念打好绿色发展“组合拳”,加速跨越赶超,实现绿色崛起。一是发展高效生态农业。江淮生态经济区是传统粮仓、盐城是农业大市,要把发展现代农业作为“看家本领”来抓,突出“生态、绿色”这一主题,构建“从田间到餐桌”的农业全产业链,推动粮经饲统筹、农林牧渔结合、种养加一体、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大力发展特色农业。二是加快工业提质转型。江淮地区处于工业化中期,尚未形成产能普遍过剩的转型期工业结构,为构建现代绿色的高新技术产业体系提供了空间。要按照市委提出的加快“两个转变”、顺应“两化趋势”、建立“两张清单”的要求,立足现有重点特色产业,加快发展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通用航空等新兴产业。阜宁县提出要打造江淮生态经济区新能源第一县,体现了绿色制造的发展方向。三是催生新型业态。利用当前互联网发展方兴未艾、我市迎来高铁时代等有利条件,抓住颠覆式创新层出不穷的机遇,多做“无中生有”的文章,积极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宿迁市电子商务产业园目前汇聚280家知名互联网企业,其中中国互联网50强企业就有11家,下一步该区将继续抢占互联网“风口”,努力培育壮大智能制造、手游动漫、互联网金融等特色产业,其发展经验可供借鉴。四是做强生态旅游。江淮生态经济区一带是淮扬文化、楚文化的融合地,我市拥有生态湿地、古镇村落、经典美食等旅游资源,九龙口、马家荡、金沙湖、故黄河桃花源等景区建设已有基础,要进一步解决好基础设施建设、总体旅游规划以及旅游要素挖掘、文化品位提升、各部门协作等问题。五是做优养老产业。养老产业产业链长、涉及领域广,能带动地产、健康、电商、旅游、保险等产业协同发展;同时,利用养老人群中的各类高端人才,可以为生态经济区的建设提供人才支撑。随着到上海、南京1小时交通圈的形成,我市要积极与整个长三角的养老需求深度对接,倾力打造集“医、药、养、游”于一体的休闲养老产业。

三、坚持治理和保护并重,积极参与构建江苏永续发展的“绿心”。苏北的最大优势是生态本底好。我市推进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必须以生态为前提和底色,做足生态文章,彰显生态优势,确保生活空间更加宜居,生产空间更加高效,生态空间更加可持续。一是严格生态空间管控。目前,在全省上报的国家级生态红线面积中,我市占比为42.42%;我市省级生态红线面积占全省的21.77%,建湖、阜宁的红线面积均占全域的20%以上;两县在推进生态经济区建设时,要严格按照中央和省、市要求,科学划定生态、农业、城镇三类空间,严守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和城市开发边界,为区域发展“留绿”、“留白”。二是强化生态环境治理。以解决环境重点问题为突破口,在全市包括建湖和阜宁两县实施净水、疏水、净土、蓝天“四大工程”,加强重点领域污染防治。三是打造宜人绿色城乡。夯实生态基础,强力推进一片林建设,以大纵湖、九龙口、马家荡等湿地为圆心,建设绿色生态环;以故黄河、淮河入海水道、通榆河和其他区域性河流为轴,建设绿色长廊,努力构建生态富集区域。在此基础上,推动这些区域由生态涵养向生态经济转变。四是彰显江淮水韵风情。水是生态经济区的灵魂,必须把水的文章做足做活。淮安市加强主城区“四河八岸”景观带建设,推动白马湖、洪泽湖“纳湖入城”,取得了明显成效。建湖、阜宁水网密布,要过实施“一桶水”、城乡水系连通、境内湖泊河流水环境综合整治等重点工程,努力打响水韵悠长、绿意盎然、文化芬芳的区域品牌。

四、把握突破重点和关键环节,推动我市生态经济区建设迈出实质性步伐。在省“1+3”重点功能区布局中,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难度最大,也最受关注。我市要选准突破口、把握关键点、提高执行力,先从基础和有形的工作做起,力求经济生态区建设得更好更快一些。一是启动规划编制。我们在调研中看到,建湖、阜宁两县已根据省《指导意见》和市委市政府的要求,抓紧编制生态经济区专项规划,要深入谋划、科学规划,尽快拿出切实可行、行之有效的“盐城方案”,特别是核心区建设方案。全面落实“多规合一”,注意总体规划与“十三五”规划、城乡建设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环境保护规划的衔接,对照省、市最新要求及时对相关规划作出调整。注意省、市、县三级规划的无缝对接,加强区域规划的融合对接,推动江淮生态经济区和沿海经济带、现代海洋经济区协同发展。二是落实重大项目。要项目化推进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迅速排出一批项目和事项,特别是支撑性和引领性强的重大项目,如基础设施项目、环保项目、产业项目、农水项目、旅游项目和富民惠民项目等,并落实责任单位、责任人,制定时间表、路线图。要迅速组织国内外专家、专业机构、智库为我市出谋划策,最大限度寻求与国家、省有关重大战略和重大工程,特别是长三角一体化、沿海经济带、淮河经济带的结合点,加大向上汇报争取力度,推动更多项目进入中央和省里“笼子”。三是做优发展平台。加快推进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积极研究高铁经济,做好各方面的配套准备,努力把高铁线变成风景线、经济线。公路网络坚持高品质、集约化、便捷化,并充分融合湿地、河流、森林、农田等景观要素,打造快行慢游、曲径通幽的景观通道。阜宁县和建湖县北部目前与盐城市区还有1个多小时车程,建议加快实施宁靖盐高速北延工程,推进两县全面对接大市区;九龙口和马家荡之间,也急需建设等级较高的联系通道。此外,要加快生态区内开发园区整合调整,积极打造并用好互联网平台,建好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和以“轻资产”模式为代表的融资平台,在这些平台上实现智慧、技术、资本、人才、政策等全方位的对接。四是致力富民增收。生态经济区建设不是让老百姓守着生态守穷,要根据不同的资源禀赋和发展基础,深入挖掘富民潜力,坚持带动就业和扶持创业两条腿走路,让老百姓的钱袋子尽快鼓起来。宿迁市京东客服中心是中国目前最大的电商客服中心,吸纳就业人员超过一万人;该市三台山森林公园吸纳1000人左右在景区内承担园艺、保洁、保安等工作,人年均收入2万元,其中很多是当地居民,实现了生态保护和旅游富民相统一。

五、强化组织领导和支持保障,合力推进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事关全省发展大局,既需要区内市、县启动内因、自我破题,更需要上下共同发力、协调联动。一是加强组织领导。建议加强省级层面的顶层设计,成立以省、市、县(区)边界所在地政府共同参与的联席会议制度和工作机构,在规划编制、项目实施、技术运用、政策衔接等方面协同推进。根据省统一部署,我市和建湖、阜宁两县要及时建立相应的组织领导机构,市、县发展改革部门具体负责协调督促、推进落实,全市各相关部门要打破条块分割,整合各类资源,主动做好与上级部门的汇报沟通。二是细化政策支持。在市级层面健全政策支持体系,围绕推进生态资本经营机制改革、生态补偿机制改革等重点,抓紧制定财政、产业、金融、土地、人才等方面的支持政策,在此基础上积极争取国家和省的政策扶持。例如,目前省里提出财政各类专项资金向宿迁、淮安倾斜,我市要努力向上争取,力求省财政相关政策覆盖建湖、阜宁两县;今年省委一号文件提出,“划定永久基本农田,完善补偿激励机制”,“开展耕地轮作休耕制度试点”,可吁请这两项政策优先在江淮生态经济区实施;省里要求里下河地区实施实施退渔还湖、退圩还湖工程,恢复水域面积100平方公里以上,我市建湖、阜宁两县均有相应任务,初步测算仅阜宁县就缺少资金30多亿元,急需省研究出台相应的公共财政支持政策;可积极争取国家和省对江淮生态经济区内农业节水设施改造建设、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农业废弃物综合利用等方面的资金支持;建议生态区内各县(区)不受省财政厅等部门关于市县财政保障能力分类分档的限制,省级水利专项享受同样的补助比例,等等。三是坚持整体联动。建立纵向衔接与横向合作的联动机制,努力实现交通联网、产业对接、资源共享、生态保护,共同促进江淮生态经济建设。例如,市内的大纵湖、九龙口、马家荡同属古射阳湖区域,可以考虑成立射阳湖湿地保护区;故黄河、通榆河、淮河入海水道等涉及市内多个县(市、区),可从全市角度进行规划建设,打造具有竞争力的生态品牌。又如,流域性河流的水质保护往往涉及多个市、县,需要建立区域间协调联动机制。四是调整考核导向。对生态经济区内县份,根据不同的自然资源、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布局,实施差别化考核评价制度,建立健全以绿色、循环、可持续发展为重点的领导干部考核指标体系。切实加强绿色GDP考核评估,强化对生态本底发展情况、富民增收等的考核,在项目考核中更加关注项目业态,给生态区市县吃上“定心丸”。